曾因高难动作失手错失金牌,退役后他换种方式继续圆梦北京冬奥

曾因高难动作失手错失金牌,退役后他换种方式继续圆梦北京冬奥
站在讲台上的张昊,一身蓝色衬衫、西裤,给人一种轻松洒脱之感。面对台下一群热爱花样滑冰的大学生,他声情并茂地分享着他运动生涯中遇到的有趣故事。从一名职业运动员转型成为一名教师,张昊表示虽然退役了,但他仍然继续从事着与花样滑冰相关的工作,这也是换一种方式继续参加北京冬奥会,圆了自己的奥运梦想。 高难动作失手 与金牌失之交臂 提到张昊,很多冰雪迷第一时间会想起发生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自由滑比赛中的一幕。因为张丹在开场抛四周跳动作上出现了失误,他们失去了争夺花样滑冰金牌的机会。谈起这段场景,虽然事情已过去了近15年之久,可张昊一说起来仍难以释怀,他一再说这是他这辈子最难忘的记忆之一。 为什么会如此纠结呢?看看张昊的履历就知道了答案。他4岁时开始接触滑冰运动,14岁时入选国家队。用他的话说,自己不是有较高天赋的那种运动员,之所以坚持不懈,靠的就是对滑冰的热爱和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儿。冬天哈尔滨的室外气温时常在零下30至40摄氏度,那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环境,可如此寒冷的条件却阻挡不了张昊踏上冰场的脚步。 1994年末,张昊在体校从事花样滑冰四年训练后,被选进了哈尔滨体工队,正是在这里,他结识了对他运动生涯起到关键作用的恩师姚滨。彼时,由于姚滨还时常需要去北京带领国家队训练,因而不满11岁的张昊,当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只能跟着比赛录像进行练习。1997年下半年,在体工队的队内选拔中,姚滨将还在练习单人滑的张丹与张昊搭配成新的双人滑组合,一试效果不错,于是当年12月俩人开始正式成为搭档,并由此拉开了长达15年的合作生涯。随着时间推移,张丹/张昊组合逐渐成为中国花滑的代表性组合之一。 在双人滑比赛中,托举舞伴是必不可少的规定动作。作为男伴,张昊除了排练节目、学习新技术动作外,力量练习是一项重要内容。“对男运动员来说,加强力量训练非常关键。以三周捻转的动作为例,将女伴抛出后,我还要将她稳稳接住才行。她在空中完成转体三周后,我接住她的一瞬间,她所带来的重量,相当于她体重的四倍,因此要稳稳接住她,我就必须有足够的力量。由于四周捻转带来的冲击惯性更大,所以在训练期间,我每天都会进行专门的力量专项训练。”张昊说。 随着相互间不断了解和磨合,张丹/张昊开始崭露头角。2005年,他们在全运会比赛中成功完成了抛四周跳动作。张昊说,此前还没有任何选手能在正式比赛中完成这一超高难度动作,因而这个高难动作成了他们的“杀手锏”。2006年都灵冬奥会,在花样滑冰双人滑自由滑比赛中,志在冲击冠军的张丹/张昊,在一曲名为《龙的传人》的伴奏中出场了。“当时,我们落后俄罗斯组合3.88分,因为太想冲击金牌了,所以我们选择了杀手锏动作,因为当时只有这样拼一下,我们才有可能在技术分上超越他们。当时为了提高这一超难动作的成功率,我们特意将这个动作安排在了开场,可没想到一下失误了。” 受伤病困扰 不得已退役 通过几年的训练、比赛,张丹/张昊这对组合的默契度不断提升,并在各类大赛中取得了很好的成绩,正当人们认为他们将会扛起中国花滑项目的大旗时,这对组合却意外地在2012年走到了尽头。当时张丹由于身高原因,很难在更高难度上有进步,不得不选择了退役。失去了多年的搭档,让张昊的运动生涯也进入一段波动期;同时多年来的艰苦训练、比赛带来的一些伤病,也加大了张昊的沮丧感。“作为组合,碰到小伤小病,我们总是选择忍耐,因为一旦你休战了,你的伙伴必定受到影响,所以到了合作后期,我俩经常忍受疼痛继续投入到训练和比赛中。”张昊无奈地说,“可伤病会随着年龄增长不断积累,这是任何一名运动员都无法回避的问题,每次失落之后,我还是坚持回到冰场,因为我热爱花滑,心有不甘,我需要再给自己一些时间去追逐梦想。” 从索契冬奥会到平昌冬奥会,张昊换了两个舞伴,他也从队友们口中的“昊哥”变成了“昊叔”。作为冬奥会的“五朝元老”,他决定全力以赴冲击在家门口举办的北京冬奥会。2019中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吉林站上,35岁的张昊和搭档于小雨出现在赛场中。由于腿部软组织感染,张昊此前已经历了两次腿部手术,并且连续三个月没能上冰训练,仅仅20天前他才重新站上了冰场。复训极短时间的张昊和于小雨上场后,二人在抛跳、捻转、托举等难度动作上均发挥出了高水准,这让不少冰迷对他俩冲击北京冬奥会寄予了期待。可谁想得到,接下来的伤病却一下挡住了张昊追逐梦想的脚步。 “当时为攒够积分,获得2020年全国冬季运动会参赛资格,我急于复出,参加了两次冬运会预赛,在这期间我的膝盖出现严重的伤病。可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,我治疗时间只能一推再推,结果导致我无法参加国内选拔赛和国际大赛,也获得不了足够的比赛积分,从而没法参加大型赛事,包括冬运会和冬奥会。在这种情况下,退役是我不愿意但却不得不接受的结局。”张昊不甘地说,“当时究竟是退还是不退?我考虑了差不多半个月时间,夜里睡不着,脑子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最后几经衡量,我只得选择离开心爱的冰面。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后,我坚持了三年,就是希望能在家门口参加冬奥会,现在我却不得不停下来,这个遗憾我永远忘不了。” “转型”教师 继续冰雪之路 张昊告诉记者,除了伤病影响,另一个促使自己选择退役的原因,是可以转型去大学当一名花样滑冰的老师。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后,张昊选择留校并成为北体大竞技体育学院的青年教师,专门教授滑冰专业的学生。“伤病可以迫使我不得不选择退役,但我可以开辟另一个坚持梦想的战场,继续坚守在我所热爱的运动领域。留在母校加入冰雪教研室后,我可以把多年积累的心得体会,悉数教授给学生们,让他们学习花样滑冰和冬季运动知识。”他说,“我从小就开始练习滑冰,现在能带学生们练滑冰,这是换一种方式让自己可以继续站在心爱的冰面上,也算是弥补了我的遗憾。” 由于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所以张昊和学生们沟通起来很顺畅。目前,他负责两个学院共70多名学生的花样滑冰课程教学工作,其中大部分学生是零基础,要从头教起。“学生们选择花样滑冰课程,说明他们热爱这项运动,我作为老师也很热爱这项运动,所以我们有着共同的爱好,沟通交流起来自然很顺畅。”他说,在课余时间,他也会跟大家聊聊他的比赛训练经历,这些话题很能引起学生们的兴趣,拉近相互间的距离。“把自己的经验经历转化为学生们喜欢接受的学习内容,我也很有成就感。” 此外,张昊还担任着丰台区卢沟桥教育集群的冰雪运动顾问,并在丰台区建起了“张昊国际冰上运动演艺中心”运动基地,积极推广普及群众冰雪运动。“最近,我正和丰台区各个中小学合作,筹备开设一系列冰雪运动课程。作为一名冰雪人,我有责任有义务为在家门口举办的冬奥会多出一份力,我会为冰雪运动坚守一生。” ( 来源:北京晚报 记者 吴东 实习记者 卓然 张存 制图 张元(EN003)

Previous Article